返回第五章 幻海神龙  道三慕四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在乱石滩上转了一周,汤姆也也不知道该往哪去了,想了想说:“干脆我们再顺原路走回去吧。〈  ”

    汝瑶恨不得暴打他一顿,碍于自己形象,忍住没动手。江昊并不生气,也不着急,他的洞察能力远在汤姆和汝瑶之上,敏锐地感觉到周围有异状。

    他在石滩上独自寻找,现一团闪亮的银色液体在流动,江昊一飘身到了液体前面,液体流到一块光滑平整的大圆石上,迅变成一行银色的小字:沿石滩黑水河向南。

    汤姆兴奋地说道:“我就知道盗贼王子肯定了解我们的存在,跟着他的指引没错。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好好的干吗不直接现身,非要故弄玄虚?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那是因为巫师太可怕了,连盗贼王子也无法跟他们的大军正面抗衡,所以他必须小心从事,一旦被巫师现了他的踪迹,人类最后的希望也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沿石滩和森林交界的河边走,这条河里面水的颜色是深黑的,叫做黑水河,河水上飘的液体腻腻的,好像是石油。江昊一路上留心有没有巫师的军队出现,其实神龙一直悄悄在他脚下的土地里行走,他并不担心隐藏自己的形迹,只是怕万一连累暴露盗贼王子的踪迹。

    又行走了十公里左右,汝瑶功力毕竟较浅,真的有点疲惫了,银色的文字再一次出现在石头上,写着:天空有龙的踪迹,向西行进入森林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江昊才听到龙的吼叫,而他的洞察力已经是相当惊人,龙真正出现是在很久以后,这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进入了森林,江昊也猜不出盗贼王子是用什么方法洞察巫师军队的动向的,但确实非常灵敏,难怪巫师无法追踪到他。

    丛林里还是藤萝密布,不断给三个人让出道路,江昊感觉到接近目标了了,银色的字迹又在树干上出现好几次,提示他们行进方向。汝瑶说道:“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江昊当然也感觉到,一切接近他范围的物体,都逃不过他的洞察。但是一来森林里的许多树木都是活动的,有人藏匿其中,等于藏匿在人群中,反倒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汤姆也明显紧张起来,兴奋地说道:“他知道我们来了,他肯定就在附近,我还是三年前有幸见过他一次,现在终于又可以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他还不现身,担心巫师追踪而至么?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巫师的龙就在空中盘旋,肯定是嗅到我们的踪迹了。谨慎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他们是用什么方法追踪我们的?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我要知道我不成他们了,但是他们的厉害是不消说的,所以盗贼王子才特别小心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前方树干上又出现银子的字迹:从现在起折回去,沿沿路走。

    汝瑶恨说道:“这盗贼王子不知道是什么家伙,等见到了他,害我们这么辛苦,真该恨恨痛扁他一顿才对。”

    汤姆吓了一跳,没想到还有人想扁盗贼王子的。又走回去未必很累,但的确很麻烦,江昊哄着汝瑶说说笑笑往回走,汤姆看汝瑶好像也没怎么生气,才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,有江昊哄着走路,怎么走她兴致都很高。

    天空中龙的吼叫大起来,江昊上到一棵树顶,隐蔽好观察,遥遥望到远处天空有很多条龙聚集着,向同一个方向飞去。江昊下来说道:“我们可以放心前行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江昊始终琢磨盗贼王子隐匿的所在,往回走这一程,龙的声音逐渐听不见,可能被假象迷惑,追踪错误的目标去了。

    再走又要回到河滩所在,汝瑶有些困惑:“他究竟要我们去什么地方,无论我们怎么绕,也总得见到他,在原地打转是什么用意呢?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也许因为他就在不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那会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前面不远处传来回答声: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不光汝瑶和汤姆吓了一跳,连江昊也吃惊,他并没看到人的踪影,但能清晰地听到声音,声音经过几道折射之后,由老树反射过来,连他也无法判断准确的来源。

    汤姆很尊敬地朝树木鞠躬说道:“无所不知的盗贼王子,我是乌尔法村的农夫汤姆,您一定已经知道巫师大举搜捕逃亡者的事情,我已经把逃亡者带来了,也许他们会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昊一皱眉头,自己什么时候就变成逃亡者了,在他嘴里成了找人收容来了。对面那个声音说道:“那为什么会有巫师的军队尾随而至,是不是其中有巫师的人?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我觉得他们可以信赖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声音说:“你为什么觉得他们可以信赖,有什么理由呢?”

    汤姆张嘴想说话,半天也没想出充分的理由,虽然江昊是被巫师追杀的,但他也没法确切证实江昊的来历。

    江昊笑道:“我可以证实我是能够信赖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说道:“你用什么办法证实呢?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用事实让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做到,取出忘川面积戴上,汤姆看着他睁大眼睛,现失去了江昊的影子,只有汝瑶还在原地。汝瑶当然清楚江昊是用忘川制造出的幻术,将自己变成了周围树木的形象。

    江昊不知道对方利用什么方法隐没形迹,他第一步先利用幻术也隐藏好自己,如果对方现自己忽然消失,必然会查看自己的形迹,这样等于变静为动。

    果然他听到了附近树林中行动的声音,当他和汝瑶,汤姆在行走的时候,对方只是远远追踪,提前设下字迹,江昊的耳力再好,也没法分辨出几里之内的所有声音。现在的情况不同,对方距离很近,只要一有所行动,江昊可以轻易把他行动的声音和树林中的其他响动分开。

    行动的声音不像说话的声音,没有经过古树的反射,江昊听得清清楚楚,他看准声音的出的位置,飞掠过去。到了近前的时候再次让他意外,以江昊的度,完成动作只是在微不足道的一个瞬间,但他掠到近前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有人是影子。他最初以为对方有树的掩护,变形或者依附于森林藏匿,等到近前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对方的行动度远远不及他,江昊这一扑过来时有意摘下忘川,就是为了让对方看到他忽然出现,心慌意乱。对方的反应正在意料之中,以为已经完全暴露在江昊面前,慌忙退却。

    对方行动的声音很轻微,退却的度奇快,一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。江昊最惊奇的还是仍然无法看到对方,普通的幻术障眼法之类在他来说不值一提,不可能骗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江昊好胜之心顿起,心念一转,越了对方的度好几倍,提前出现在对方前进的路线上,忘川猛然幻化成一堵墙。对方不意忽然冒出墙来挡路,拼命收住前进势头,结果是没有撞中江昊,却重重摔到地上,摔得行头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下对方再也隐藏不住行踪,原来是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年轻人,斗篷在摔落的过程中带子断掉,落在旁边地上。他头上戴一顶黑色的帽子,腰上佩戴长匕,背上背有一圈绳子,典型的盗贼打扮。引起江昊注意的是,他的斗篷上镶嵌着一些细碎闪亮的小石头,特别古怪,江昊拾起斗篷翻转了一下,现斗篷在眼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江昊这才明白他隐身的奥妙,全在这神奇斗篷上,问道:“你就是盗贼王子么?”

    年轻人摔得蒙,还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摇头。江昊听到附近又有响动,如法炮制,连续揪出四五个同样装束的年轻人,把四五个家伙提到一处放下说:“你们几个折腾我也折腾够了,现在告诉我,盗贼王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汤姆连忙说道:“他们是盗贼王子手下的战士,是为我们人类战斗的,你不能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我当然不伤害他们,我抓他们出来,就是为了证明我是帮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哪有这么证明的?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笨,我大哥……不,我男朋友有能力抓到他们却不伤害他们,也不会送给巫师审讯,难道不是证明了我们是和你们同一阵线上的?”

    男朋友这个词是江昊教她的,说在江昊的世界里是如此称呼情人的,汝瑶现在忽然说出来,江昊一想也没什么不对的,长久以来,他我已经习惯了汝瑶就是自己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我想这样能向盗贼王子证明我们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对面响起刚才和江昊说话的声音:“看来你是我要找的人,希望我们合作能改变世界命运。把斗篷给他们,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爬起来,从树后找出三个同样的黑色披风,请江昊三人披上,披上后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的地方,但是江昊再看汝瑶和汤姆的时候,现他们消失了。

    汝瑶也惊呼道:“我看不到你了,你们跑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江昊知道她的位置所在,准确地抓住她的手说:“我们都在,我们披上斗篷后就隐身了。”

    江昊很快适应周围环境,按照前面声音引领,避开树木前进,后面汤姆非常不习惯,砰砰撞到树干好几次,撞得树叶飘落,估计脑袋上全是包。

    斗篷的隐身能力来自斗篷上镶嵌的石头,和江昊遇到的所有幻术都不同,似乎他学过的任何法术都无法识破这种隐身,只能凭声音和种种迹象来辨别隐身者的位置。江昊知道西岸巫师的法术体系和东胜神州完全不同,猜想巫师始终无法找到盗贼王子的行踪,和隐身斗篷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我们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对面的声音回答道:“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,我希望你们也能保持沉默,等我们到达安全的地方,我会给你们解释一切。”

    于是大家都闷声不响走路,很快回到河滩的位置,河流较浅的地方有石头可以踩着过去,来的时候他们也是如此走过来的,临出森林的时候,那声音又吩咐手下年轻人拿给汤姆一双靴子,因为汤姆走过的地方会流下痕迹,江昊和汝瑶则不必,他们的能力保证不会在经过的土地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面的年轻人又不停洒一种药粉,江昊感觉到药粉有很浓重的树叶的味道,估计是为了消除有人经过的味道,连雪狼这样嗅觉敏感的动物也会失去追踪目标。

    河滩走到一半,带路的人不往对岸去,而是一直向水下走,水下跟河滩上一样堆满鹅卵石,看到他们到自动分开,江昊的功力足以分水踏浪,在他的功力保护下,水流根本无法沾湿他和汝瑶的衣服。但不等他运功,水流就自动回避他,看来这斗篷果真神奇,行走到任何地方都很难流下痕迹。

    穿过分开的石头,他们进入一个黑沉沉的地下岩洞,岩洞里漆黑一片,好在江昊能够看得清楚,里面分支很多,路径复杂。他们又被声音指引走了半天,前面终于有了火光。

    有光亮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洞窟,里面陈设简陋,根本没法和东胜神州那些华美的仙界宝地相比,只有幽暗的火把,地上堆着几堆稻草,是供人睡觉的。大家进来后纷纷摘下斗篷,都能看到彼此,最后一个摘下斗篷的也是个年轻人,留着小胡子,衣着比别人的要特别,是一身紧身的皮坎肩,短外套,他自己主动说道:“我就是他们说的盗贼王子。十二年以前我现了这个地方,把它命名为第一圣地,利用里面现的资源,组织大家和巫师们对抗,我希望有你的帮助,我们可以取胜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你们能够逃过巫师的追捕,主要是就靠隐身斗篷上的石头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不错,盗贼是人类很久远的一项职业,我的祖先就精通于此,成为一个好的盗贼,关键是要不为人觉,盗贼职业自古最重要的技能就是学会隐身,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专业技能。但是整个西岸大6最厉害的隐身术却不是来自法术本身,而是一种神奇的石头,它的名字叫消失石。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好奇怪的名字,不过真的带上它我们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消失了。人类战败后面临濒临灭亡的命运,剩下的少数人都在边远地区的小村落里过着艰苦的生活,我就是其中一个,其实是因为生活太贫苦了才想起学习祖先的技术,希望能有点收获,没想到被我意外现了传说中的菲尔西矿,也就是出产消失石的矿藏。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,我可以利用手中本领改变人类的命运,和巫师对抗。于是我开始组织人进行斗争,我们的战士都是经过最严格的考验,保证忠诚和永不背叛,因为一旦巫师现我们的基地,我们将全部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可是万一有人被巫师现,斗篷落到巫师的手里,你们的全部秘密不是就暴露了么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不会的,消失石还有个名字叫忠诚之石,一旦被捕获,战士们可以用意念控制石头爆炸,只要他们足够忠诚,石头将把斗篷和秘密都永远埋藏掉,我们曾经有人遇到这种情况,但他们什么也没给巫师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江昊知道他说的都是些可歌可泣的故事,问道:“你们就凭这个岩洞和消失石与巫师对抗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暂时只能这样,我没有能力和他们的千万大军正面交锋,骷髅和半兽人都可以重生,杀掉一个,会再有一个生出来,比起他们我们的数目实在是太少了。这个岩洞建立在被巫师焚毁的森林废墟之下,他们没有人想得到寸草不生的地方下面才是我们隐藏的地方,无论怎么到丛林中搜索,也不可能找到我们的基地。我当初建立这块地方的时候,认为它是人类最后一个庇护地,所以将它命名为第一圣地。”

    江昊想说自己也有个第一仙门,大家都带个第一。又说道:“那你凭什么认定可以取胜,会一直坚持下来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因为以前有预言家预言过你会到来,你的到来会拯救人类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我的到来?我才来不到半天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但是你让巴别塔坍塌了,预言家说过,能让巴别塔倒塌的人,可以领导我们拯救人类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等等等等,你先把事情从头讲起,这座塔不是最近才修建的么,怎么可能有人预言到它倒塌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巫师和人类为敌的时候,人类曾经有一个预言家预言,巫师将会取胜,当时大家恨不得把他扔到火里烧死,他随后又说,巫师取胜后的几百年,他们将会修建一座通向天空的巴别塔,而这座塔什么时候倒塌,什么时候就会有一个来自其他世界的英雄拯救人类。当时没有人相信他,但是人类果然失败了,几百年以后,又真的有人开始修建巴别塔,结果你的到来又把它弄倒了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你又没有看到我把塔弄倒,会相信这么虚无的传说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因为我朋友亲眼看到你毁灭了巴别塔,他说从来没有人能够跟巫师的百万军队照面后又逃生。”

    难得他对自己如此有信心,江昊说道:“可是巫师的军队实在太多,而且像你说的,他们能够不断制造出新的军队,除非有办法让他们不再生产新的魔军出来,不然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希望不是没有的,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完成,我们需要有一个像你这样强的人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到盗贼王子的手下都不以为然,盗贼王子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等于救世主,现在忽然来了个陌生人,虽然也露了两手出来,但要说连盗贼王子都视为救世主,他们还是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江昊看出他们的想法,不过不着急向他们证明自己,盗贼王子认可自己,肯定是对自己充满信心。他问盗贼王子说:“我们来的一路上,你都很小心谨慎,现在一见到我又马上相信了我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我防范的不是你,就算你不来,我也会千方百计去找你,我防范的是巫师派来追踪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汝瑶说道:“刚才你折腾了我们这半天,不是已经确定甩掉巫师的人了么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我本来是确信的,现在又不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两个手下说道:“到圣地中心用窥镜再仔细观察一次,一有异动马上报告我。”

    他跟江昊解释道:“我们常年呆在地下岩洞里,必须要了解外界情况,借助河水的力量,我用自己懂得的魔法制造了一面镜子,和河水的影像连接一处,通过镜子可以看到河水倒映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如果是这样,我劝你最好亲自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诧异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我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,如果你的镜子的确可以感知到周围的危险,最好现在就去看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特别在意他的话,说道:“马上就去,你们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下更不以为然,一个陌生人危言耸听,凭什么那么大惊小怪?盗贼王子领着他们在曲折的岩洞里行走,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洞窟,洞壁都是白色的岩石,垂着许多钟乳石,地上反射出水光,白亮得刺眼,根本不用点火把。

    原来地上是一个圆形的水洼,里面反射的图景正是外面的河岸和天空,连带外面的光亮也可以照进来,当然不需要火把。这就是盗贼王子所说的镜子,从中清楚地看到外界的变化,景物在随河水游走,圣地附近出现变化可以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看镜子就像从河水里向上望,天空本来浓云厚重,即使不像平原上的阴暗如黑夜,也不是太明亮,但现在光线格外黯淡,天空中云集着许多怪异的鸟类,除了喷火的巨龙外,还有很多凶猛的禽类,都在上空徘徊。

    河水边上密密麻麻都是骷髅兵的身影,数量多到可以轻易把整条河填满,这么多的魔军到来意味着什么,大家都清楚。盗贼王子表情凝重地说道:“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个情况,我们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汤姆说道:“不可能的,我领他们来的时候处处小心,王子你也确定了安全才把我们带到圣地的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我也不相信,这些年来圣地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,巫师应该没有办法找到我们,这不可能!除非有内奸。”

    手下人齐刷刷把目光投到江昊和汝瑶身上,江昊镇定地说道:“你想通问题出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想通了,是有人引领巫师到这里来的,否则巫师不可能现圣地,这个人不会是圣地内部的人,只能在否则巫师不会等到今天,只能是外来者,我们要把他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手下人听到这话,已经准备向江昊动手了,江昊说道:“不是我,也不可能是汝瑶,那么从逻辑上推断只能是汤姆了,可是为什么是他呢,我觉得不像。”

    汤姆大吃一惊,结结巴巴说:“不可能的,我是人类,没有一个人类会帮助巫师自取灭亡,你不要胡说八道,一定是你捣的鬼,早知道不带你来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也都目瞪口呆,只有盗贼王子完全同意说:“这也是我现在能想到的唯一答案,可是为什么呢?我可不可以请你做一件事,你是比巫师还强大的魔法师,能不能察看他身上有什么异常的地方?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功力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,像一台放射仪器一样扫视汤姆,片刻后说道:“我觉得他的右臂有点问题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掏出把雪亮的匕前,对汤姆说道:“站住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汤姆向后退却说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早有盗贼王子手下的战士把他按住,盗贼王子说道: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他用匕飞快剖开汤姆右臂的皮肉,神奇的是居然不流血,比赛在汤姆的筋肉之间灵挑挑动,最后将汤姆臂上的骨头取下一根,这根骨头颜色黑,干枯,完全不像是活人的骨头。

    盗贼王子又飞快将汤姆皮肉覆盖好,浇上一种药水,皮肉表面渐渐愈合,不留下一点痕迹,只是少了块骨头,可怜的汤姆还是变成残疾,不疼而已。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你的右臂曾经遇到过任何异常情况吗?”

    汤姆努力回想,说道:“三年前我上山砍柴的时候,曾经从崖上甩下来,昏迷了一天,醒来时现竟然没有受重伤,只是皮肉擦伤,右臂有一点疼,我以为是运气好,回家后就把这事情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表情凝重说道:“这就是巫师的骨头,巫师的骨子即使在天涯海角,巫师也可以把它召唤到,我只知道它是用来诅咒人的,原来它还可以移植到人的身体内,这一次我们一败涂地了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手下的战士说:“我们遵从你的领导,一起突围出去,我们还有机会再开创一个圣地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没有机会了,你们都看到了,外面的骷髅兵比森林里的树叶还多,我们只有二百零三个战士,怎么可能和他们对抗?”

    一个人说道:“我们有隐身斗篷,一向我们都是靠它的庇护来生存的。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巫师们也知道我们隐身的奥妙,只是一直无法追逐到我们而已,他们准备了这么多的兵力,正是要把每一寸空间都填满,让我们没有逃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很歉意地对江昊说:“实在抱歉,本来以为借助你的到来让我们两个人都成为世界的拯救者,没想到我们两个人只能成为拯救失败的悲剧人物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如果我们能够突围成功,你有没有合适的地点隐蔽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心里燃起一线希望,说道:“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圣地,只要你能有办法让我们突围,巫师绝对找不到那里?”

    他手下的战士有一个问:“还有一个圣地,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您提起过?”

    盗贼王子说道:“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,想办法冲出去,或者我们共同葬身在这地方。”

    山洞里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盗贼王子,你们已经被包围在这里,出来向我们低头是唯一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别理他,都跟我走,我们能够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到一股洪流从岩石间涌出,咆哮但是凝聚不散,神龙始终跟随在江昊,在大地深处潜行,随着江昊的召唤,神龙抑制许久,终于跳出来迎接主人吩咐,张开大口,形成一个流水构成的岩洞。

    江昊说道:“大家都进去,我们乘坐它离开。”

    大家谁也没见过这场面,面面相觑,盗贼王子第一个果断走进去,汤姆也跟进去,临走还不忘记狠狠踢丢在地上的巫师骨头一脚,骨头撞在岩壁上断成两截,居然还出哎呦一声惨叫。其他人也6续上去,圣地内的二百零三名战士都被迅召集,进入神龙身体。

    江昊最后和汝瑶相视一笑,最后双双进入神龙,神龙在江昊的驾驭下咆哮起来,向大地深处扎去,开始以惊人的度行进起来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