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护我方预言家_背叛大空(三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背叛大空(三) (第1/2页)

  前田鹤姬睁开眼睛的时候, 松雪站在病床边,手里依然拿着她的学生证,对着那张证件照片若有所思。

  听到动静, 松雪目光转过来,和她的对上。

  “这里是哪里?”少女愣愣地问,突然吃痛地按住太阳穴,“嘶——医院?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这个我熟悉。”松雪立刻转向医生,郑重地点头,“创后失忆, 车祸自带的被动技能, 对吧。”

  医生也一愣一愣的:“嗯, 大概是吧……不对啊,又没撞到头, 怎么会失忆的?”

  “这真是个好问题。”她捶了下手心, 扭头看向鹤姬, “还是问问本人吧?”

  记忆错乱的少女把自己缩在床上,睁大了一双眼睛,无措地望着他们, 期期艾艾地:“那个, 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我为什么会在医院?”

  她似乎有些冷,当松雪安抚地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时,感受到了她明显的寒战, 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地, 放缓了声音:“没什么,我们过马路的时候, 有辆车失控撞过来, 刹车不及, 磕碰了一下。你背后有点淤青,软组织轻微挫伤,回家养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  “啊……谢谢。”

  松雪摇了摇头:“是我要谢谢你,那时候你的反应比我快多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怔了一下,这么看,好像有些奇怪。若是按照当时鹤姬的反应速度,就算没有自己在场,也不会出事。

  按理说,她应该不会看到那个“预言”才对。

  还是说,她的“预言”能力本来就不准确,而人在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,能够超越一切预测的可能?

  ——这么看,这能力也太废了。

  松雪也不禁揉了揉额头,轻啧一声。

  幻想一下她若是女巫该多好,神不知鬼不觉将毒药送到狼人口中,干脆了结一切烦恼。重要的是,女巫的毒药不留下任何痕迹,甚至无法判断具体死因。

  就像水岛静的死亡。

  店内监控显示,她在和松雪聊天后,便颓然坐下,独自一个人待了很久,直到被店员发现死亡,没有任何额外进食,也没有别人接触过——松雪买的饮料是售卖机里直接拿出来的,剩余包装内的检测结果一切正常,没有毒药残留,本身饮料也没有过期,也与过敏原无关。

  最后法医只能鉴定为某种原因导致的“心脏性猝死”,而在外人看来,那就是来自上帝的“正义惩罚”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鹤姬问。

  “没什么,我在想今天我们还是很幸运的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她微微笑了一下,“没事就好。”

  松雪帮她办完出院手续后,得知她也是一个人居住在附近公寓,便提出送她回家。

  两人并肩走在马路上,鹤姬仍然觉得大脑有些混沌,一边走,迟疑地向四周张望,动作都有些不太自然。

  在一次同手同脚后,她微微窘迫地在路边停下来。松雪也停下脚步,耐心地等待:“是不是哪里还不太舒服?背后的伤还在痛吗?”

  “我还好。”她摇摇头,觉得说不清楚,又问,“是这个方向吗?”

  “根据导航,应该没错。”松雪看着手机里的地图,“我们住的地方就隔了两条街,五分钟就能到,前提是,你没记错的话。”

  事实证明,鹤姬只是有些记忆错乱,对很多事情记得模模糊糊,倒没有像松雪“觉醒后”失忆得那么彻底。

  据她回忆,她父亲很早去世了,不剩下什么印象,而母亲一直忙于工作,在外出差,所以只有她一个人住。

  “听起来有点像照搬凪的身世故事……”

  “凪是谁?”鹤姬茫然地回头。

  “没什么……”

  松雪陪她上了公寓三楼,鹤姬本来想请她进去坐一坐,她正想答应,看了眼时间,婉言谢绝了。

  “我还有点事,得先回家一趟。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,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……或者,我晚点再过来看你?”

  “真是麻烦你了。”鹤姬感激地说。

  关上门后,松雪转身离开,正看到楼梯口阴影一晃,提着塑料袋的银发少年跨入走廊。

  两人对视上,都一愣。

  狱寺叼着没点着的烟,很快不耐烦地转开了目光,似乎身穿同款制服的学校同学对他来说也毫无关注的必要。他掏出钥匙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门,咔哒一声转开了门,却警惕地又朝这边扫来一眼。

  意外收获。

  松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十代家族的岚之守护者,虽感到意外,却不打算就此打乱计划,现在就接触他,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而且很明显,狱寺这家伙就是个彻底的首领控,别的男人或女人,在他眼里都没有什么区别,最多划分为敌人,同阵营队友,以及……像她这样的路人罢了。

  她放松下来,若无其事地与他擦肩而过,走下楼梯。

  松雪穿过两条街,来到了新公寓门口。

  迹部似乎已经很了解她的喜好了,知道她之前住的叫“白马”,这次找人给她租的一间叫“贝克公寓”。

  松雪打电话跟他确认了一遍,将在对面得意洋洋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:“嗯哼,不用太感谢本大爷,举手之劳。”

  “……您太贴心了。”她顿了顿,又想起别的问题,“对了,关于房租——”

  迹部叹了口气:“你的脑子果然还没好。”

  “你可以怀疑我的记性,但不要进行脑身攻击。”松雪的语气迅速冷了起来。

  迹部于是说:“幸村说记在他的账上,怎么,他欠了你很多钱?”

  松雪松了口气,满意了,然后给他纠正:“是雇佣费。”

  侦探这个工作,还是很赚钱的嘛。

  她美滋滋地想道,拿出钥匙打开了门。

  刚开门,眼前一道黑影落了下来,伴随着嘻嘻嘻的笑声,金发青年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衣领:“喂,庶民,王子大人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松雪:“……”

  这人怎么阴魂不散了!

  都快二十岁的人了,能不能别再这么中二地……用这种迷之羞耻的自称?

  *

  新公寓里的物资设备都很齐全。

  松雪找出茶叶,装满热水壶,在等待煮水的时间里,从碗柜里摸出两个陶瓷杯。

  贝尔菲戈尔双手环胸,等得有些不耐烦,啧了一声。

  “怎么这么麻烦?”

  “我才刚回家,您说呢?”松雪也没好气,打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