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护我方预言家_谁是卧底(中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谁是卧底(中) (第1/2页)

 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。

  松雪陷入沉思。

  战斗升级后, 场面愈发混乱。

  奉着胜者为王、先下手为强的原则,现在的她被逆卷绫人扛在肩上,灵活地穿梭在飞舞的书本之中。中二病吸血鬼一脚踩在窗口,回头放话——

  哈哈哈哈追不上我吧!

  松雪:“……”

  你果然有病吧!

  嚣张过头的结果便是集火。

  下一秒, 逆卷绫人被奏人弟弟扔来的烧瓶哐当一声正中后脑勺, 一头栽倒。

  松雪顺势从他肩膀上滑下来, 一手捂着被硌得生疼的腹部, 又慌忙去抓栏杆想要扶稳,结果房间里恰好又爆发出一阵气浪, 把她推了出去。

  她从窗台上掉下来, 以为自己会摔在地板上,但意外地落入了一个怀抱之中。

  礼人稳稳当当地接住她,是一个完美的公主抱姿势。

  他一手搂住松雪的腰,一手按住帽子, 露出一个充满绅士风度的笑容:“哎呀呀,正好赶上了——喂喂,奏人,太危险了哦?”

  松雪回头朝书房看去, 窗帘随风抖动, 气浪扩散开后,滚滚烟尘从房间内部涌出,伴随着闪烁的火光。

  怜司从烟雾中走出, 镜片闪过白光,一张俊脸阴沉下来。

  “是谁干的?”他的声音轻柔又危险。

  “咳咳, 完了, ”礼人带着松雪后退一步, 微妙地勾起唇角, 兴味盎然,“怜司哥的藏品都被破坏了呀。”

  有人看不惯他这么悠哉。

  嘈杂的动静下,烟雾后又闪出一个黑影,等看清了,他们才发现原来是张开双臂的泰迪熊。

  那边奏人正被绫人按在墙边翻滚、互相扯头花,礼人一愣,没有躲过这突然的袭击。柔软的泰迪熊扑到了他的脸上,手臂顺着惯性搂住他的脖子,抱了个结实。

  “……诶?”

  松雪也没反应过来,回过神时,她已经被逆卷昴拉着跑出了走廊。

  快走,银发少年眉头紧皱,低声匆匆说道。

  往哪走?松雪扭头问。

  逆卷昴抿紧嘴唇,跑到楼梯口前,本来习惯性地要往下回到一楼,他却突然刹车,抓紧了松雪手腕:“这边。”

  上楼?

  她一边疑惑,一边加紧脚步跟上他。

  阁楼里都是灰尘,被逆卷昴带来的风卷起,在空气中飞舞飘扬。

  松雪打量着,抬头看向顶端的天窗。隔着一层烟尘状的“雾气”,她突然发现夜空中的那轮明月不知何时补上了最后缺漏的一角,围着的一圈血色也变得更加浓郁。

  这,魔界的月亮也转得太快了吧!

  她回头看向逆卷昴,他静静地站在那里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“满月的时候,结界最容易被打破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也看向了松雪,一双红眸灼然注视着她。

  昴低声问道:“要一起……逃出去吗?”

  松雪怔了怔,反手握住他的手,问:“你也想离开吗?”

  她很欣赏这种勇气,但又想到一个问题:“可是,你们吸血鬼能在太阳底下——”

  咔擦一声,天窗的玻璃碎了。

  松雪话还未说完,断在了破碎声。

  一把银刀回旋着插入地板中,发出一声清脆的“铛”,接着,怜司冷冷的声音从台阶下方传来:“放手,昴。”

  逆卷昴没说话,退后了一步,握紧了松雪的手腕。

  她也有些紧张,另一只手也放上去,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袖子,耳语道:“要不,先算了?”

  所谓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”的条件是很难达到的。

  可想而知,对于乙女游戏的男主来说,“女主角”是绝对的核心,一旦她不在场,他们立刻就会发现,追上来,轻而易举地调转矛头,一致对外。

  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逆卷昴开口,声音有些低哑。

  怜司在楼梯口停下,朝他扬起下巴示意。

  “如果到此为止,”他慢慢地说,“你们打算把她怎么办?分成六份?”

  松雪:“……同学,你的思想很危险。”

  怜司无动于衷,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褪色:“当然不可能。但那是之后再考虑的事情,昴,你要想清楚了,要是想带她走——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 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,牢牢地钉在逆卷昴的脸上。

  “之前的事,也是你做的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松雪轻轻地舒了口气,听到身旁的少年生涩又冷静地答道:“是我。”

  一个月前帮助她逃跑的人是他,方才将她推给逆卷奏人、想要激化兄长之间的矛盾的,也是他。

  逆卷昴承认得很快。

  作为家中年纪最小,看上去也最叛逆的人,他抬眼看向怜司,坦荡又挑衅。

  “大概这很合你的心意吧,”怜司的目光又转向了她,微微一笑,“所以你也有心替他掩护,是么?”

  “我觉得没什么问题,”松雪沉稳地回答,“你看,昴君明显厌倦了强取豪夺、霸道吸血鬼和小娇妻的……套路,想要追求正常人的生活,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  一记拳风从后面袭来,逆卷昴瞬间松开了松雪的手,侧身闪开。

 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